付费会员专享中美贸易战专题
登录×

为您推荐

人民币汇率

人民币汇率的变与不变

程实、王宇哲:人民币运行新状态的特征之一是:从中枢来看,受内、外均衡的共同作用,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枢已经上移,目前并未高估。

“海燕双来归画栋。帘影无风,花影频移动。”今年6月中旬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从不到6.4快速贬至6.8以上,超出市场预期。我们认为,当前的人民币汇率变的是运行状态,不变的是运行逻辑;变的是看待内外均衡的新视角,不变的是认识运行规律的方法论;变的是市场博弈的新风格,不变的是两条底线的决定力。

年初以来,人民币汇率运行轨迹的不断变化不是汇率内生机制的调整,而是经济环境变化所带来的运行状态转换:1月至5月中旬,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总体升值;5月中旬至6月下旬,强势美元所引发的其他货币贬值主导了人民币走势;6月下旬至7月底,内、外基本面发生相对变化带动人民币汇率中枢上移。在新的运行状态下,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呈现出四个新特征:运行中枢上移,高估基本消失;波动区间加大,汇率弹性进一步凸显;市场与央行认识趋近,单向预期并未占据主导;状态稳定性随汇率水平而变化,市场情绪在关键心理点位可能裂变。

汇率的本质是不同货币之间的比价,其中枢由经济体内、外均衡所共同决定,而汇率波动正是价格围绕价值震荡的过程。811汇改以来,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变为以“收盘汇率+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化”为核心。长期来看,人民币汇率的运行由基本面内生驱动,有效汇率向反映内、外宏观相对位置的合理均衡水平趋近。短期而言,人民币汇率波动是市场与央行博弈的结果。

过去三年多来,受美元指数强弱迥异的影响,人民币汇率呈现出阶段性的不同模式。上述运行特征隐藏了两条底线:一条底线是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的有效汇率不能过度偏离合理均衡,长期运行必须反映人民币基本面;另一条底线是人民币汇率在向长期均衡水平趋近的过程中不能出现过度波动,短期运行必须谨防系统性风险,需时刻警惕贬值心魔引发挤兑式的资本外逃。长短期的汇率“锚”使得市场能够有据可依,形成理性的汇率预期,避免羊群效应和非理性共识的膨胀,从而促进人民币汇率的长期稳定。反过来看,通过调节国际收支,汇率变动也可以避免经济的内、外失衡。因此,根据实际情况调整包含汇率政策在内的宏观政策组合,走出“保汇率VS保利率”、“保汇率VS保楼市”之类的迷思,也可以夯实亚博智能手机端app经济基本面,积极推动内、外均衡的实现。

7月以来人民币兑美元加速贬值是内、外经济和政策变化共同作用的结果。

一方面,美国经济强势更甚,加速加息渐成市场共识。今年二季度,美国经济动能较一季度明显提升,实际和名义增速环比折年率分别创下了2014 年三季度、二季度以来的新高。随着实体经济的稳健上行,通胀预期真正回暖,鹰派加息的力度超出前期市场共识,美元指数维持在年内高位。另一方面,亚博智能手机端app经济在调结构的大背景下基本面稳中有变,政策出现边际调整。今年上半年,亚博智能手机端app经济增速稳定在6.8%,但在内、外宏观拖累因素同时出现的情况下,下行压力加大。尽管政策基调并未发生改变,但在节奏把握和工具搭配方面有明显调整,以资管新规、理财新规为代表的具体措施在执行范围、力度、节奏上将适时适度放松,宏观政策在短期内更注重搭配和缓冲。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