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费会员专享中美贸易战专题
登录×

为您推荐

亚博智能手机端app

WTO恐难逃被边缘化的命运

欧阳俊:冷战结束后的世界政治经济秩序将又一次重构。分析美国政府和特朗普的行为,应从美国现实出发,不预设道德评价,将特朗普作为理性的经济人。

7月25日,特朗普和容克发表联合声明,宣布将致力于实现美欧之间“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的自由贸易,共同推动WTO改革。8月1日,茂木敏充宣布美日第一轮贸易谈判将于8月9日启动。笔者此前曾撰文推断,特朗普全面启动贸易战,旨在逼迫贸易伙伴回到谈判桌。目前来看,这一推断成立。欧洲和日本屈从了美国的压力,开始就特朗普设定的议题与美进行“一对一”谈判。对此,多数人第一反应是WTO行将边缘化,西方世界将组成新的“富国俱乐部”。但从媒体报道和评论来看,也有不少观察人士对美欧、美日贸易谈判前景表示怀疑。笔者认为按照目前博弈各方利益诉求,除非发生意想不到的重大变化,譬如特朗普被弹劾下野,否则相关谈判将有很大概率在2020年前完成,冷战结束后的世界政治经济秩序将又一次重构。

贸易战是美国对贸易伙伴发起的可置信威胁

对于贸易战前景,许多人相信特朗普只是为谈判提高要价而虚张声势。在他们看来,战后国际政治经济秩序是美国一手主导打造的,维护既有国际秩序符合美国核心利益。而且,上世纪20、30年代经验表明贸易战不会有赢家,与全球为敌美国经济最终也会遭受重创。同时,以美国在国际政治经济秩序的特殊地位,出现贸易逆差是必然现象,即使启动贸易战也不可能让美国重新成为顺差国。他们因此断言,特朗普最终会在压力下回归理性,放弃与贸易伙伴强硬对抗,在现有框架下寻求合作解决方案。这样的想法具有很大的误导性。

首先,特朗普更多地从现实主义出发定义美国利益。过去的美国总统多为律师或军人,他们的思考惯于从正义公平出发,注重美国的道义形象。特朗普是一位商人总统,习惯于用经济逻辑分析和解决问题,更重视美国的实际经济利益。对于他而言,如果能迫使贸易伙伴回到谈判桌,协商他制定的议题,即使以现行国际政治经济秩序崩溃为代价也是可接受的。从新的美国安全战略来看,维护既有国际秩序不再属于美国核心利益。

其次,特朗普不认为当前发动贸易战会严重损害美国经济。在他看来,当下的情况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完全不同,过去的经验教训不能解释现在的问题。上个世纪的美国,生产能力过剩,关税大战更多影响美国企业的出口,因此得不偿失。如今美国国内生产不足,对外存在8000亿美元的贸易逆差,贸易战造成的出口减少完全可以由进口减少所弥补,国内需求增加可带动国内生产增加,债务问题也会因为逆差缩小而缓和。

第三,特朗普相信巨额逆差能助美在贸易战中立于不败之地。在他眼里,即使贸易战解决不了对外贸易逆差问题,美国仍可决定逆差来自哪里,决定哪些国家可进入高增长国家行列。毕竟从历史来看,二战后经济上取得快速增长的国家,几乎无一例外曾得益于长期持续的对美顺差。为争夺美国市场份额,其他贸易伙伴不可能合作挑战美国,而美国可以赢得所有“一对一”谈判。

从美国舆论来看,特朗普的上述观点不仅为越来越多的普通美国人所接受,而且正在成为美国政治经济精英的主流看法。主流经济学界虽总体仍持批评态度,但也开始逐步调整观点,越来越多地从正面理解特朗普的政策取向。某种程度上,甚至市场也显得对美国赢得贸易战更有信心。今年截止7月31日,标普500指数上涨了约5.3%,而德国和日本股市双双下降了约1个百分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